購物了么

騰訊愛好者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騰訊愛好者 QQ首頁 QQ那些事兒 查看內容

網易市值逼近400億美金 我們需要重新審視丁磊

2017-3-3 10:31|我要投稿 |意見反饋 |查看: 3190

       2月16日,網易公布了2016年度財報,全年凈收入381.79億元,同比增長67.4%;凈利潤116.05億元,同比大增72.3%,總收入及凈利潤雙雙創下歷史新高。漂亮的財報數據使昨日網易股價暴漲14.23%,市值逼近400億美金。
 

     

 
  作為一家不談“互聯網思維”、“風口論”、“唯快不破論”等主流理論,被認為“幾乎完美錯過”電商、社交、O2O、直播、分享經濟等風口的公司,網易在過去一年中,用財報數據和老牌互聯網公司的罕見活力詮釋了自己對“風口”的理解。《陰陽師》成為當之無愧的國民級手游,網易考拉海購成為中國最大跨境電商平臺,網易嚴選憑ODM模式沖擊行業黑馬,網易云音樂活躍用戶居音樂應用市場前三;網易味央黑五拍賣事件轟動科技圈和養豬業……
 
  正如外界評價的那樣,2016年“網易的表現很網易”。當新浪、搜狐等老對手絕塵而去,小米的互聯網思維開始被唱衰,諸神易位之時,網易2016年的表現已經成為它沖擊中國互聯網第四極席位的有力論據。網易何以沖出二十年的歷史窠臼,走出一條具有“網易特色”的互聯網道路?這一切,恐怕還要從丁磊身上來尋找答案。
 
  從體制中出走,帶領網易走過上市、停牌、復牌、股價新高的丁磊,過去十余年間長期淡出在公眾視線之外,卻又帶領網易迅速攻占游戲、電商、教育、音樂和農業等一個又一個領地。在商業范式切換的年代,關于丁磊性格中“保守、任性和習慣性慢熱”的評判,恐怕已經不再適用,正如媒體所說,是時候重新審視“丁磊和他的網易”了。
 
  畫風清奇的段子手丁磊VS.有偶像包袱的企業家丁磊
 
  在“老板文化”占主導的公司里,丁磊對網易的影響,相比馬云之于阿里,劉強東之于京東恐怕不會更少。
 
  作為大佬中的特例,知乎上關于丁磊的趣聞廣為流傳,而離職的網易員工也曾制作海報悉數丁磊的“與眾不同”:認識所有8級員工,身價三百億依然每天穿300塊的優衣庫,懂產品懂運營懂設計,還能用英語談笑風生。同時,丁磊自嘲是“農民企業家”,甚至將網易云音樂賬號ID改成了“網易UFO丁磊”。而員工也敢于惡搞丁磊,將他加入豪華表情包,為他定制神曲,用鬼畜視頻送他進入鬼畜全明星陣容。
 
  有人為此將網易歸結為:“一家活在段子里的公司”。
 
  自帶段子屬性,讓丁磊的定位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偶像,而是真實的“好玩”的人。只不過,在段子手的外表下,丁磊實質上又是一個有著沉重偶像包袱的人,而正是這一包袱制成的“鐐銬”,讓丁磊在經營中選擇了有所為有所不為,也筑起了網易的競爭壁壘。
 
  32歲成為首富,在21世紀的前十年,丁磊與年輕、財富和互聯網緊密地聯系在一起。只不過,相比馬云被極力包裝為接近完美的“神人”形象,李彥宏不間斷的內部講話,劉強東時不時彰顯領導魅力的體恤底層故事和內部演講。丁磊成了一個特例:時常拒絕媒體采訪,拒絕出席公開場合演講,幾乎不發布內部公開信,在大眾視線內一度接近隱形。
 
  這種行為方式,源于丁磊個人的價值取向:產品就是最好的傳播,企業家最好的慈善,就是提供有品質的產品和服務。
 
  在丁磊眼中,正確的做法是“為人民服務”。這個頗具中國特色的政治哲學,被他當成了一種樸素但有效的經營哲學和產品哲學,而“服務”的核心便是塑造丁磊眼中“正直”的產品。這種產品執念和道德底線,讓丁磊在經營中選擇了有所為有所不為,也很大程度上左右了網易產品的選擇和定位。
 
  比如,丁磊對炒房等資本運作和投機行為嗤之以鼻,也發自內心地瞧不起電商平臺的假貨和劣質品。“如果今天我賣出去的商品,評論里所有的人都在罵,罵黑心棉、騙子、假貨,我睡都睡不好。我為什么讓別人每天在我背后指指戳戳的?”網易味央進入農業、網易推出公開課都是丁磊隨性而發的公益和半公益性產品。
 
  再回溯到十余年前,當SP業務大紅大紫之時,網易的“壯士斷腕”就曾令業界十分錯愕,因為看不慣有公司為賺錢不擇手段地設定用戶訂閱陷阱,丁磊選擇退出了市場。要知道,這在當時相當于砍掉了網易40%的收入。再后來,因為涌入大量“小姐”,丁磊關停了網易的社交產品“同城約會”。在百度曝出醫療廣告問題時,丁磊還曾在財報電話會議中自豪地表示,網易從來不接醫療廣告。
 
  網易前總編輯李甬評價說丁磊“是一個知道錢在哪里的人,同時擁有外界無法想象的強大內心”。雖年少成名,但丁磊好像比別人更知道自我節制和守住本心。
 
  網易養豬事件經歷了前幾年的爭議風波后,丁磊和網易幾乎不再主動對外發聲。猶記得在2011年互聯網大會上,主持人王利芬多次追問網易為何養豬,丁磊一度尷尬,“情緒激動眼含淚花”,不知道自己養豬有什么不對。《浙商》雜志問他“有人說你養豬是假,圈地是真”時,丁磊直言:“我的產品就是要精益求精。人家說我圈地,我也很委屈,但一直沒有放棄。”
 
  為了理想的隱忍和執著,給了丁磊淡然或憤然處于互聯網聚光燈外的自由,又是他腳上時刻存在的鐐銬,這限制了網易的產品走向道德極端,也讓它們擁有了獨特的風格和力量,用戶稱之為“網易出品,必屬精品”。
 
  從網易近年來正向的發展路徑來看,網易整個公司的競爭力,并非建立在信息不對稱或暫時性的時空障礙上。丁磊追求基業長青,網易公司的整體基業事實上都建立在“更長久和一般性的假設之上”,既不依賴智能手機紅利、技術紅利,也不依賴人口紅利,網易產品的落腳點在于對產品本質的回歸,即如何產品體驗和每個用戶的商業價值上。這就是不少分析人眼中,是網易對中國互聯網行業最大的價值所在。
 
  網易游戲有著業內第一的自主創新能力,騰訊學不來;網易在跨境電商和自有品牌中自帶的天生中產氣質,百度和天貓也學不來。網易味央進入農業,其深入的養殖業之復雜和差異化程度之高,比之柳桃、潘蘋果等在種植領域的小打小鬧,可能正在為網易攻下中國品牌農業的巨型戰場。這些都和丁磊時刻背著的“偶像包袱”息息相關。
 
  所以,有人評價:“丁磊的每段影像最讓人欽佩的一點是,無論在什么場合,你一方面覺得他是不是走錯了會場,另一方面又驚嘆他從不被世界和金錢改變。”因為,丁磊是一個“帶著鐐銬跳舞”的人。
 
  慢熱、后發制人的丁磊VS超前但不過于超前的丁磊
 
  中國互聯網圈很少有人可以說清網易的戰略是什么。同樣,在談及“超前意識”上,幾乎不會有人會首先想起丁磊。但奇怪的是,在關鍵戰場中,一片狼藉之后活下來且活得最好的那個,卻很有可能就是網易。
 
  這個吊詭的現象,被歸結為丁磊被廣為人知的個性——“動作慢”和“后發制人”。回顧過去二十年網易的產品發展歷程,其實“保守”和“慢熱”或許不足以解讀丁磊和網易現在的成績。甚至于,看起來慢熱的丁磊,可能是踩點最準的幾個人之一。從門戶、無線增值、游戲到電商,媒體人柳葉刀將這歸結為:“丁磊有道,網易善變”。
 
  正如網易創始之初,丁磊敏銳地看到免費郵箱的市場,成為國內最早提供郵箱服務的公司,甚至在國內市場上打敗了稱霸全球的Hotmail。2000年,網易在納斯達克上市,不巧趕上互聯網泡沫破裂,網易股價跌破1美元,瀕臨退市。
 
  生死存亡之際,丁磊率先轉型進入SP領域,才從門戶廣告的陰影中走出。無線增值服務為網易帶來了喘息的機會,丁磊又借此大舉開拓網游業務,成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。當時,媒體、同行全都說丁磊瘋了,丁磊后來說起時,自稱還留著當時的報紙。回到新近,過去兩年中,網易考拉海購和網易嚴選兩個電商平臺推出,并快速攻占自我領地,仍然是丁磊看到了用戶對“品質”一詞的強勁訴求。
 
  不過,丁磊的“快”和“超前”,有些微別于大眾的理解。在丁磊眼中,追求速度和風口的最后結果,通常會把自己搞死,而通過長線的時間和資本的投入,讓網易產品形成競爭壁壘,這才是他的慣用打法。對此,丁磊曾表示“一定要做正確的事情,這個在網易叫戰略。戰略要正確,動作可以慢,看準了再跟上去,這樣可以少走很多彎路。”
 
  在這種打法的指導下,丁磊和網易幾乎絕口不提“風口”。在記者提問為什么團購、視頻、電商的風口到來時,網易不參與?丁磊回答“天時地利人和,這就是我的禪。”
 
  此后,2008年的團購大戰,2009年的視頻大戰,2011年的云盤大戰,再到2015年的互聯網+大戰,這些一時火爆的業務都沒能讓丁磊參戰。2016年,丁磊受訪談及網易罕見參加的四大門戶微博大戰時,丁磊仍心有不甘“其實,我根本不想做微博,是下面的人吵著非要做,我沒辦法。”這些行為在當下,被認為是丁磊慢熱、保守的重要論據。不過,事后回頭看戰場上的血雨腥風,許多人反倒忍不住感嘆,還是丁磊英明。
 
  丁磊的朋友關國光多年前曾反問記者,“大家都忽略了一個問題,那就是為什么丁磊能夠成為今天的丁磊,他的核心價值在哪里?”答案或許在于,相比于快,丁磊更偏愛準確。相比于超前,丁磊更看重“不過于超前”;相比于后發制人,丁磊更擅長“伺機而動”。這種反互聯網主流思維的行為特征,正是網易特色互聯網路線的競爭力所在:觀望,通過觀望讓出一定的時間窗口,借此成為戰場上的幸存者。網易云音樂、網易電商、網易農業,無不是如此。
 
  丁磊的這種個性,導致了網易公司產品步調上的慢熱和神隱,也讓網易錯過了社交等機會。甚至,在資本市場領域,丁磊和網易為此成了一個無法預測的謎題。但是,動態地觀察網易產品發展曲線,其實正是因為對時間窗口的有意忽略,讓網易系產品有了更多的力量去扎根和自我完善,并因此在互聯網領域成為了一個特殊的存在。
 
  網易的產品方法論,在追求技術、人口、風口紅利的時代,無法正面打擊求快、求大布局的公司,卻可以籠絡到自己的用戶,筑起一條自我戰線——為中產階級服務的路線。這源于中國至今仍沒有一個足夠大的平臺,可以有效地滿足日益龐大的中產階層需求,即品質、精致和態度,而網易似乎天生帶有這個基因。
 
  網易云音樂讓人費解的口碑、網易嚴選和網易考拉的異軍突起,網易游戲的風卷云涌,網易味央黑豬肉的轟動效應,莫不是如此。說到底,正是消費升級、體驗訴求加大的潮流之下,網易在用戶人群和時間窗口兩個維度上“剛剛好”適合,所帶來的經濟效應。
 
  重新審視丁磊,我們會發現,看似不在乎一切的段子手丁磊,實質上是有著偶像包袱的丁磊。這個包袱,讓網易這個“古老”的互聯網公司之于用戶和互聯網立行業的價值開始逐步確定下來,并回歸到產品本質。而看似慢熱,以后發制人致勝的丁磊,或許正是憑借渡讓一定的時間窗口來避免風險,讓網易在經歷數次轉型之后,依然保持活力。
收藏 邀請

相關閱讀

關于我們|聯系我們|商務合作|發展歷程|手機瀏覽|返回首頁

GMT+8, 2020-1-29 14:14 , Processed in 0.043539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返回頂部
重庆时时彩2018版下载